[K][宗伏?]诶嘿喜闻乐见的梗就那么随手拿来用了:3

“伏见君。”首先用有些突兀的话题打破沉默的是宗像礼司,“昨天我偶然看到垃圾桶里有一份没动过的淡岛君做的早餐。”
“……哦,这样啊。”伏见只是略微动摇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一副无聊的样子,“说这个做什么,室长。”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觉得淡岛君的心意被浪费了有些可惜。伏见君知道那份早餐是谁的吗?”
“谁知道,也许是道明寺的。”
“哦呀,是这样吗?但是据我所知道明寺君昨天歇班。”
“啧。”谎言被揭穿,伏见不耐烦地咋舌。被宗像有些玩味的目光注视,即便知道对方是王,伏见还是不太甘心在这种事情上示弱。
“话说回来,室长桌子上的拼图好像缺了一块?”
话只说了半句,威胁的意味倒是很明确。虽然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不过伏见一点示弱的意思都没有,或者说,正是因为这样,伏见才会无所顾忌地不对王示弱。
“……有时候我觉得伏见君是个奇妙的人。”宗像不加掩饰地表达出自己的兴趣。
“自卑和骄傲的个性并存让我非常感兴趣。总是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却非常有能力。实际上,该做的工作也都完成得非常让人中意。还有就是……”宗像掩盖不住笑意,“敬重畏惧王的力量,却意外地在一些事情上表现出不认输的孩子气。”
“用动物来比喻伏见君的话,我认为不合群,不轻易给予信任,刻意与人保持距离又希望与人亲近,懒散而又机灵的猫是最能完美诠释伏见君的生物了。”
“室长您今天的话太多了。”伏见焦躁地把被水打湿垂下挡住视线的刘海捋到一边,打断有继续下去的倾向的长篇大论。没有戴眼镜使伏见眼前的人透过视网膜的成像有些模糊,“就像您说的那样,我也不信任室长。”
“我接受了吠舞罗出身的伏见君,因为我信任伏见君。”宗像顿了顿,嘴角勾出一个不算释然的弧度,“即便如此伏见君也不愿意试着信任我一些吗?”
似乎是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伏见没有回答,只是逃避着宗像的眼睛,拒绝四目相对。他知道自己如果看到那深色的瞳孔中说不明的情绪,说不定真的会缴枪投降,任由对方牵着走。
半响沉默,只有水声回荡在过于安静的屋子里。
“……”
“……”
“……”
“……”
——两人看了看地上的肥皂,谁都没有动。

评论(1)
热度(19)

© 人間不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