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B][青黄]卿本佳人,奈何弃疗。#1#

流水账 成年设定黄濑模特青峰刑警两个逗比
没大纲主线 想到啥是啥
也许辅CP一把一把
文艺小清新 工口r18 文风酷炫狂拽吊炸天←以上统统没有v[揍
BUG OOC那还用说吗 尤其青峰[..
PO主药停很久了
⊙▽⊙⊙▽⊙⊙▽⊙⊙▽⊙⊙▽⊙⊙▽⊙
1#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也不想的。”似乎有点歉意。
难得的休息日,青峰一大早就被扰了清梦,压着起床气摆上比平时更黑的臭脸,开门就看见盛夏三伏天,一个人围巾帽子墨镜全副武装,提着不多的行李站在他门前。要不是对方说了一句话,青峰几乎没认出来这货是黄濑。
“你不怕捂出痱子么。…喂!”可能是因为还没睡醒,青峰愣了愣暂且没管黄濑劈头就来的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青峰话音未落,黄濑就一弯腰从他腋下钻过,像逃难一样溜进去,不客气地霸占了半个沙发,利索地解除了身上一切不应该在夏季出现的东西。
青峰被黄濑超常识的行为搞得莫名其妙,总之还是先关上门。黄濑已经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下去。
“怎么了大明星?哪路仇家追杀你。”青峰打了个呵欠,顺顺自己有些乱的短发,两三步走过去把黄濑的围巾帽子扫到一边,占满了剩下的一半沙发。
“fans。”感觉到另一边沙发凹陷下去,黄濑头也没抬又给自己续了杯水。
“哈啊?”
“昨天回去公寓时被狗仔跟到,今天早上门前被围得跟犯罪现场一样。”黄濑终于舍得放下手里的杯,开始解释突闯民宅的缘由。青峰没搭腔,看黄濑喝半天水自己刚醒也犯渴,于是拿过黄濑刚放下的杯子喝干了剩下半杯水。
“幸亏我机智从后门溜出来了,所以说我现在无家可归了……”黄濑摊摊手接着说完自己的遭遇,向后瘫进沙发里,“小青峰你收留我几……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靠枕糊了一脸。
“不干。”青峰一秒驳回,继续用靠枕毫不手软地蹂躏着那张漂亮的脸。
“无情的黑皮!”黄濑闪开新一轮攻击,随手抓起另一个靠枕以投篮的气势丢向青峰的脸。
不幸被青峰一手拦下搁到一边,发起战争的人作势摆出要来战到底的架势。
黄濑哇啊啊地叫着黑皮要杀人一边从沙发上跳起来迅速当了逃兵冲进青峰卧室以免被丢出去。
青峰伸手抓了个空,跟进卧室正瞧见黄濑要生根发芽一样裹在自己的被子里。知道黄濑打算赖定不走,青峰也不再揪他出来,随手把被黄濑翻腾时碰到地上的麻衣写真搁桌子上,青峰干脆也坐床上伸手戳着窝起来的一坨。
“喂,叫你经纪人给你租公寓。”
“我失宠了——”黄濑可怜兮兮地露出一双眼睛,“他忙着带新人最近都不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呢!你们都是只听新人笑不听旧人哭的坏人!”
青峰被无辜归入负心汉的大队,也懒得搭理黄濑的例行装可怜,躺下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拉拉。
“那你交房租啊,一天一张福泽谕吉谢绝讲价。”
(*福泽谕吉是日元面值一万元纸币上的人物)
“一万元?!”黄濑蹭地坐起来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小青峰你还不如去用抢的!”
“不住我给你介绍旅馆。”青峰翻身给了黄濑一个后脑勺。两个大男人占着一张床显得有些拥挤,青峰不着痕迹地往床边挪了挪以防黄濑掉下去。
“……”黄濑咬牙切齿了半天最后只能恨恨地哼唧,还用了好几个四字词语,虽然不提用对了没有,“守法穷苦公民遭到黑心警察无情欺压。令人发指,丧心病狂,天理难容,惊天动地!”
“你说的是城管。”青峰闭眼继续睡他的回笼觉,心想你还穷苦?土豪该烧。
黄濑忿忿地用眼刀刮着旁边的人,可惜无声的反抗很快就在青峰渐渐均匀的呼吸声里败下阵来。
竟然给我睡着了……黄濑吃瘪,又咽不下这口气,想着就悄悄从抽屉里翻出马克笔,以高超的绘画技巧在青峰的帅脸上作了一张画。自己是替天行道,正义的小伙伴,惩罚了趁人之危的卑鄙大反派。黄濑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地收笔睡觉去了,丝毫也没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其实更无耻龌龊。
很快黄濑就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了——当他站在洗手间镜子前,看着那几小时内变成了一刀平的刘海时。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黄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什么工作都做不了,只能在青峰家里咬牙切齿,甚至有传言说黄濑凉太退出演艺圈了。
后来黄濑好不容易刘海长长能出门见人,第一件事就是宣泄他心中的那个恨呀。
“小赤司你说小青峰这是人干的事吗?”也不管赤司有没有在听,黄濑balabala倒了一肚子委屈,赌气吸了一大口饮料,哀怨地注视着面前那个一直盯着棋盘的人,希望国中时的队长大人能替他说两句话,当然如果赤司愿意挥舞着剪刀给青峰的刘海也来两剪子那他就更解气了。
赤司手持棋子啪地将了黄濑的军,眼都没眨一下。
赤司说,凉太,知不知道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_\

评论(3)
热度(5)

© 人間不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