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B][青黄]卿本佳人,奈何弃疗。#3#

3#你妈没给你讲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吃饭睡觉上班的日常变成吃饭睡觉上班调戏黄濑,两个人始终保持着良好的损友死党,还有房东与房客的关系(虽然黄濑没交过所谓的房租)。每天依旧是白天青峰去上班,回来吃黄濑准备好的饭菜。黄濑手艺越来越好,柜子里囤积了大量的杯面接灰。青峰没时间时,黄濑把被剪残的刘海夹起来,也会去楼下便利店速战速决买回食材和生活用品。空闲时偶尔出去来次one on one,多数时间是俩人宅在家里,不是坐在地上翻漫画就是看借来的电影录像带,或者一人手里捧个PSP联机,要是转天青峰没班就通宵来战。生活腐朽糜烂,实在不像人民公仆和公众人物该过的生活。
青峰直说替那些被黄濑的光鲜皮囊迷得神魂颠倒的小女孩们不值。
黄濑抬抬眼权当表扬收下。反正他们这行就得靠脸吃饭。
相安无事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日子,也不是一直很愉快。
那天青峰不小心挂了彩。抓抢劫犯时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右手手背被划出一条约莫五厘米的伤口。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他打个电话让接班的樱井去善后,在樱井青峰君你的伤要不要叫救护车呜啊啊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都怪我来晚了等等神烦的嘴遁里离开,樱井连连90º角鞠躬让青峰觉得自己已经生命垂危而樱井正在进行遗体告别。他觉得头疼大过伤口疼,可是樱井那副自觉罪孽深重的样子他虽然烦得要死又不好发作。附近的小诊所已经关门了,青峰估计没被伤到骨头,皮肉伤自己回家处理一下就行,反正类似的状况以前也不是没有。平时这个时间早已经到家了,他不想让黄濑多等,就应急止了血往回走。
饭菜热了好几回,始终也没见青峰回来。黄濑怕影响青峰工作,犹豫好久才往青峰手机拨过去一个电话,铃声却在里屋响起。哆啦A梦主题曲,还是黄濑打游戏赢了青峰,摆出小人得志的嘴脸强行设置的惩罚GAME。黄濑才想起青峰早上出去时忘了带手机。半天无事可做,黄濑只好挪回客厅死盯墙壁上慢吞吞移动的挂钟指针。
他心里莫名有点不安,随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不断加剧。其实青峰这人还算靠谱,也许他只是临时有没处理完的工作,或者有美女邀约,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考虑,黄濑却觉得没法让自己心服口服。总会有能联系黄濑的办法,说句晚点回去,可是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收到。
黄濑解下围裙换上鞋就要直接去警视厅。
他得立刻看见青峰。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能消除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的方法。那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黄濑有点慌张地开门,比平时速度更快了点,所以他没看见眼前有个人就撞上去了。
是青峰。
伴随着铁锈一样的血腥味,黄濑的不安没来得及消失一秒就又一次更真切地逼回来。
说是不安有些不恰当了,青峰看见黄濑在黑下的天色里显得格外明亮的眼睛中涌出的情绪是慌乱、惊讶还有恐惧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青峰想他少不了被骂两句。
“呃……我…抱歉,等很久了?”青峰说出口才觉得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简直蠢透了。对方看起来正要出门,一定是等得不耐烦了出门找他。
黄濑看见那只看惯了带球时灵活有力的手正缠着血淋淋的绷带,那让他很陌生。此前他也知道青峰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却从来没有真正设想过他会受伤。
黄濑低着头没说话。凝重的沉默让青峰不太自在。好吧,自己这副样子回来如果对方和平时无异才不正常。在他出神考虑该怎么解释一下的时候,黄濑已经拉着他走进屋子里了。
按着青峰坐下,黄濑转身去了洗手间,很快又端着医药箱和一盆温水出来。
清洗伤口,消毒,上药,包扎,过程中黄濑还是什么都没说。
黄濑比他预想中淡定,这让青峰有点失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低头看着黄濑认真处理他的伤口。
这让他注意到,黄濑的手指在微微颤抖,它们的主人似乎在努力控制着,效果却不太好。
青峰喉咙里哽住了无形的东西。
他看见黄濑抿着嘴唇,眼眶有点泛红。
——可是黄濑还是什么都没说。
真疼,黄濑手下动作很轻,可是他疼得心都绞成一团。
黄濑总是这样。知道青峰志愿要填警校时也是,双亲也好,桃井也好,身边的人都在跟他强调职业危险规劝他放弃。只有黄濑得知时半天没说话,就像现在这样。他很少看到平时挺聒噪的黄濑那样安静。好半天才听见黄濑说,小青峰想做的事好厉害呀,小心别死啦,我可不给你烧纸!声音跟平时别无二致,还是语调上扬,拖着惯常的尾音,所以青峰很快将那一段沉默抛到脑后,直到这时场景惊人地重合才回想起来。他迟了好久才读懂那个玩笑背后沉重的认真。
现在也是,“别当警察了”这种话黄濑从没说过。他不会妨碍青峰的决定,就算他不愿意,其实不愿意。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黄濑只会沉默着关心别人,他不问不代表他不在乎,看着是开朗闪亮得有点傻气的那么一个人,其实在一些事上,也许比青峰成熟得多。
青峰脑内回忆杀刚结束,黄濑已经用剪刀剪断多出来的绷带完成了包扎。
“明天再拜托小绿间看看吧。”黄濑起身有条不紊地整理好医药箱,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
“…啊,不用了,只是皮肉伤。”
笑颜炫目的黄濑也好,撒娇耍赖的黄濑也好,喋喋不休的黄濑也好,隐忍温柔的黄濑也好,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被那片颜色填满了视线。
青峰想,这辈子能交了这么个兄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想着他就不自觉地把手指插进黄濑柔顺的金发间,不同于以往的粗暴,他温柔地揉了揉那颗金色的脑袋,就好像宠溺小孩的大人那样。
在黄濑惊讶的目光里回过神,青峰也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
……好像有点恶心。
“……刘海,好像长长一点了。”
所以青峰补了一句智商捉鸡的话,这话说完他直想扇自己。一刀补得毫无伪合,可这简直是正触黄濑逆鳞。
黄濑脸色很精彩,还贴心地按青峰的想法替他下手了,贴心小棉袄免鉴定。
青峰呲牙咧嘴地收回被一巴掌扇开的手,满脸累觉不爱。
“黄濑你就这样对待伤员的!?”
黄濑一脸鄙视潜台词是你活该。
青峰这回是真没想嘲笑黄濑,可能他嘴贱次数太多了,以至于拉到黄濑仇恨的技能锻炼得无人能出其右(恐怕是世界上最没用的技能)。
青峰和刘海到底哪个对黄濑更重要?
青峰觉得他败给后者的面儿大。
⊙▽⊙⊙▽⊙⊙▽⊙⊙▽⊙⊙▽⊙⊙▽⊙
这章有点爆字数:3
太喜欢玩弄黄濑的刘海v
PO语体教 下章开始要恢复傻逼风233←其实PO一直在傻逼
于是绿间设定就那么决定和IF一样是医生 樱井和青峰是同僚O▽O

评论(5)
热度(12)
  1. 丝仔o_O人間不信 转载了此文字
    吃饭睡觉打豆豆~~见过不会聊天儿的主儿,没见过跟蠢峰这个二货似的真么不会唠嗑儿的大爷~有黄濑这哥(媳

© 人間不信 | Powered by LOFTER